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 正文

傅山书法--旷世奇才何以抑郁而终?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6-11-29  浏览次数:58
 明清之际的傅山无疑是一个文化巨人,一生充满传奇,而他的儿子傅眉(字寿髦),传奇性也不亚于傅山。

 

傅眉《绿树苍山图》轴 局部

傅眉《绿树苍山图》轴 局部

 

 傅眉《绿树苍山图》轴 局部

傅眉《绿树苍山图》轴 局部

 

傅眉面相不俗,紫面、虬髯、长颈,性格豪爽,嫉恶如仇,仗义疏财,为君子所重,小人所忌。不仅有侠气,还熟读兵书,善骑射、长剑等武艺。

 

在一则民间故事中,曾讲到傅眉小时如何练臂力。家中的母牛生下了小牛犊,傅山便让傅眉每天抱几次小牛犊。当小牛犊渐渐长大后,傅眉依然能将其抱在怀中,甚至可以举过头顶,臂力了得。虽然是民间传说,但是他臂力了得是有记载的,曾随父游历燕、赵、齐、鲁、秦、豫间,手挽小车载行李为常。

 

傅眉《傅山傅眉山水合册》 天津博物馆

傅眉《傅山傅眉山水合册》 天津博物馆

 

他的武功,不仅仅来源于傅山,还曾在汾州古寺拜师习武。这个古寺庙隐藏着一位高人,曾为军中大将,后来隐迹为僧,傅眉随他习武,练得一身本领,飞檐走壁,横槊舞剑,左右开弓,样样精通。太行山以西的武勇之士均败给了傅眉。

 

傅眉常自比刘宋著名的猛将周盘龙,渴望像他一样驰骋沙场、建功立业。傅山的好朋友戴廷栻曾在《高士傅寿髦行状》中说:“常以苟彧、荀攸、马周、房乔、杜如晦之伦自比,自谓经济才干、机鉴胆识、筹划权变、上马草檄、握槊赋诗、决胜两阵之间,敏捷不让此辈……”

 

傅眉可不仅武艺高强,在学问方面也直追其父傅山,是个难得的文武全才。

 

傅眉《傅山傅眉山水合册》 天津博物馆

傅眉《傅山傅眉山水合册》 天津博物馆

 

像傅山一样,傅眉自幼有“神童”之名,天赋极高,七岁可作诗赋,十二岁作《戏作莲叶兜鍪赋》,十五岁已经颇通经史,唐宋大家文三百篇,通读摹拟,一日成十六艺。

 

成年后,其诗赋才情更是令人惊艳。名士纪映锺曾写信夸赞傅眉:“甲辰冬得见寿髦投予二诗,盤空硬句,推倒一世,举坐为之动色。更读其《我诗紫芝赋》,俱不从人间来。”

 

然而,这样一个文武双全的传奇人物,却一生坎坷,郁郁不得志而终。

 

傅眉《傅山傅眉山水合册》 天津博物馆

傅眉《傅山傅眉山水合册》 天津博物馆

 

傅眉5岁时,母亲病故,父亲再未续弦,年幼的他由祖母养大。十七岁那年,满腹经纶的傅眉到了可以参加科举考试的年纪,却遭遇国变。明亡后,他随父避乱,遵从父命,不仕新朝,代父治家。

 

一年后,傅山出家为道,忙于反清,家庭的重担落到了傅眉肩上,养家糊口、赡养老幼几乎耗去了他全部精力。除了奉养年迈的祖母外,傅眉还要照顾伯父的遗孤傅仁和年幼的侄辈。尤其是对傅仁,傅眉的角色亦父亦兄,督责他勤学临帖,娶妻生子,后来傅仁去世,又代傅仁嫁两个女儿,视如己出。

 

傅眉《傅山傅眉山水合册》 天津博物馆

傅眉《傅山傅眉山水合册》 天津博物馆

 

即便被生活所累,傅眉仍没有放弃精进学问。白天忙于生计,晚上挑灯夜读,去砍柴的时候也随身带着书籍,以便休息的时候研读。傅山对他的期望很高,也很严厉。父子两人曾经拉着车到各地卖药,夜宿村店时,让傅眉读经史诸书,到第二天早晨,如果傅眉能背下来,那就接着走,如果背不下来,就举杖开打。

 

傅山每次外出前,都会教授傅眉一本书,让其研读,等傅山归来,检查功课,要求傅眉得其要领,还需要指出孰是孰非,窥见言外之旨。如果不得要领,就会被处罚。

 

父亲的严教和傅眉的勤勉好学,使他学问日益精进。有一次,一位名士来访傅山,傅眉砍柴归来,晚上与该名士同寝一室,两人聊天,聊到中州文献时,傅眉滔滔不绝,令名士自愧不如。

 

傅眉《傅山傅眉山水合册》 天津博物馆

傅眉《傅山傅眉山水合册》 天津博物馆

 

傅眉与父亲一起守节,胸怀大志,渴望有朝一日能够实现抗清大业。然而,他空有满腔豪情和经世之才,却无处施展。五十岁的时候,傅眉游历归来,见所期诸事无成,心灰意冷,开始弃置一切,只读佛典。1684年,傅眉悒悒不得志而终。

 

傅眉去世后,已经78岁高龄的傅山悲痛欲绝,他的世界也从此崩塌。四个月后,一代学问大家傅山与世长辞了。  

 

傅眉《傅山傅眉山水合册》 天津博物馆藏

傅眉《傅山傅眉山水合册》 天津博物馆藏

 

在人生的最后几个月,傅山接连作了《哭子诗》十四首,哭傅眉的忠、孝、才、志、胆识、干力、文、赋、诗、书、字、画,然后一遍又一遍地抄写《哭子诗》,现今仍有数个版本的傅山《哭子诗》流传于世,上面的水渍也被认为是傅山的泪痕。

 

北京画院现在正在展出的《我来添尔一峰青——傅山书画精品展》,就有展示山西省博物馆藏的傅山《哭子诗》,由于有大量涂改痕迹,这个版本也被认为是《哭子诗》的初稿。 

 

傅山《傅山傅眉山水合册》 天津博物馆

傅山《傅山傅眉山水合册》 天津博物馆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展览展出了一些傅眉的画,从中可见其在绘画方面的成就并不亚于其父。据说,在东山松庄期间,傅眉常常替父亲应酬字画。

 

傅山在《哭子诗》中也专门提到过他的画:

 

危峰闪浓云,风涛半天洒。土塔墙上松,艾纳橒檑撦。气势不可当,直欲透梁瓦。狮子一丈大,哮㨫飞笔下。雄风震佛座,不吼百兽哑。总肖尔之诗,不顾人骇傻。

 

傅山《傅山傅眉山水合册》 天津博物馆藏

傅山《傅山傅眉山水合册》 天津博物馆藏

 

其中,天津博物馆藏的一套傅眉与傅山的《书画合册》,天津师范大学的陈晨先生曾撰文研究过。

 

据他总结,傅山的画,构图险峻,山石皴法返璞归真,呈原始状态(魏晋时期的壁画中,山石有皴的意识,但是皴法并没有那么深入);云、水、树的处理非常程式化、装饰性。

 

傅山《汴堤春色》 174×51cm  故宫博物院藏

傅山《汴堤春色》 174×51cm  故宫博物院藏

 

而傅眉的画,对傅山有一定的传承,但是比傅山风格更加多样;装饰性更加强烈,但是有一点生疏感,很多用笔有描的痕迹;有界画的功底;构图讲究,经过精心设计,但仔细看都是套路,特别程式化。

 

陈晨还发现,这套册页的边跋中提及,傅眉的儿子傅莲苏经常为傅山代笔。

 

傅山《书画合册》23.7×9.7cm 山西博物院藏

傅山《书画合册》23.7×9.7cm 山西博物院藏


傅山《书画合册》23.7×9.7cm 山西博物院藏

傅山《书画合册》23.7×9.7cm 山西博物院藏

 

 


傅山《书画合册》23.7×9.7cm 山西博物院藏

傅山《书画合册》23.7×9.7cm 山西博物院藏


 傅山《兰芝图》故宫博物院藏

 傅山《兰芝图》故宫博物院藏


傅山《霜红余韵》册 27×17.5cm  故宫博物院藏

傅山《霜红余韵》册 27×17.5cm  故宫博物院藏


傅山《霜红余韵》册 27×17.5cm  故宫博物院藏

傅山《霜红余韵》册 27×17.5cm  故宫博物院藏


傅山《霜红余韵》册 27×17.5cm  故宫博物院藏

傅山《霜红余韵》册 27×17.5cm  故宫博物院藏

 

附录《哭子诗》的部分内容:(来自侯文正《傅山文论诗论辑注 》)

 

傅山《哭子诗》 山西博物院藏

傅山《哭子诗》 山西博物院藏


傅山《哭子诗》 山西博物院藏

傅山《哭子诗》 山西博物院藏

 

序言

 

父哭子常事,奈兹八十身。吾犹迟浸假,尔遂反其真。

患难频频共,沈绵暗暗因。颟顸都不诀,俯仰怕为神。

慧业资粮往,瑜伽梵行天。若言恩爱末,痛失此词人。

 

哭字

 

似与不似间,即离三十年。青天万里鹄,独尔心手传。

章草自隶化,亦得张索源。玺法寄八分,汉碑斤戏研。

小篆初茂美,嫌其太熟圆。石鼓及峄山,领略丑中研。

追忆童稚时,即缩岣嵝镌。□□日会通,卒成此技焉。

伤哉畴昔劳,聊代老夫权。云不能执笔,疾革一日前。

此笔真绝矣,砚池墨泪涟。

 

傅山《哭子诗》 山西博物院藏

傅山《哭子诗》 山西博物院藏

 

哭画


磊砢不胜描,花鸟时一旦。老胸之邱壑,偏得尔笔写。

危峰闪浓云,风涛半天洒。土塔墙上松,艾纳橒檑撦。

气势不可当,直欲透梁瓦。狮子一丈大,哮㨫飞笔下。

雄风震佛座,不吼百兽哑。总肖尔之诗,不顾人骇傻。

挥霍所未快,丰稜所未泻。精神抱丹青,寥天乘尻马。

经营几大画,惨淡还大冶。粉本应真图,寂寞神州也。

 

哭志

 

尔志即我志,尔志唯吾知。知之无奈何,奈何以度之。

尔赍我志去,尔志我何为?本拟新小房,支赢聊一柱。

风雨老父子,滋味相渴饥。典灶妙芍药,一箸新鲜欹。

小酒按糟醢,蜜果点茶匙。恬淡道书理,日暮言且卮。

大志不必言,小志数亦奇。愿力再来身,于何能相迟?

亭子不敢过,过即头尾低。

 

哭书

 

架上之载籍,多尔细批点。取舍不随波,各各具手眼。

往往破儒障,深处独能浅。所谓不传秘,触磕总不远。

阔略省萝莎,辨才舍不辨?人难尔乃易,人烦尔乃简。

豪杰于故纸,概不彀流览。喃喃居博综,都作运粪遣。

乃至隶事时,却又非寒俭。刻烛诽谐诗,稗官足游衍。

呜呼大卤人,皆居苍颉先。痛尔非一家,山川气色减。

晒书见诠评,仓遑掩其卷。含泪语孙儿,手泽僾然展。

 

傅山《哭子诗》 山西博物院藏

傅山《哭子诗》 山西博物院藏

 

哭孝

 

尔能饱暖我,我不饥寒忧。自叹于老母,负米未伸由。

乱离动转徙,亏尔升斗谋。祖母不至饿。我每暗点头。

伤心甲午除,尔始解拘囚。黄昏奔西村,几死固碾沟。

敲门祖母见,不信是尔不?稍马倾少米。菜向邻家求。

明日是年下,稀粥寒灯篝。老母举一匙,如我进庶羞。

相守又六年,祖母将弥留。扶抱至揩拭,一切代我周。

径以孙为子,竭力无豫犹。追忆我若死,尔实令伯流。

吾行八十矣,哭泣早晚休。老骨本恃尔,尔乃不及收。

 

哭赋

 

八岁赋枣靡,崛雪红林思。十二虹巢中,莲叶兜鍪奇。

十八当乙酉,一年四赋为。奇字落纸笔,匠心经纬之。

宫商即不偕,傺诧臣子词。每云我著作,蠛蠓伯仲差。

嫌其太堆桑,行行不再缀。归田登楼间,一笔书不羁。

豪悍摆藿蕊,风霜争凄其。疏略不弥缝,起止唯意随。

当其痛快时,傲然无成亏。常笑祢正平,未老气早衰。

萧瑟赋鹦鹉,非复掺挝搥。朴拙嫩抽对,金碧谢马鸡。

寸铁恣挥霍,光焰纷陆离。不欲毗高典.游戏拟飞驰。

雕虫夫亦壮,布濩竟无施。

 

傅山《哭子诗》 山西博物院藏

傅山《哭子诗》 山西博物院藏

 

哭文

 

法本法无法,吾家文所来。法家谓之野,不野胡为哉?

相禅不同形,惟其情与才。尔每论天机,不知所自偕。

平准货殖传,举笔即萦迥。不韩亦不柳,连抃而安排。

沈著武侯书,质实大诰该。明白中原檄,琐屑金华咍。

一扫书袋陋,大刀阔斧裁。号令自我发,文章自我开。

岂有王霸业,润色于舆台?珥笔多长离,能当此气摧?

此气顿已矣,奴撰仍尘埃。中原卷天风,一烬祖龙灰。

 

哭诗

 

十岁读左传,兼抄十五风。咏史日一题,小纸雅雏丛。

庶其得五字,无乃愧父功。世交摩顶嘂,惊人哉此童。

戏命为采莲,丽如子夜侬。红裾爱颜色,笑倒旷林翁。

不图遭国变,挟筴朅转蓬。顿失韶秀色,膈臆苍莽汹。

江山略奇气,疏爽不事工。贼多身始轻,自拟周盘龙。

中年渐冷淡,余波绮丽从。笔性不枯槁,花月捎其秾。

竹木一弄间,忽见红芙蓉。高情随所寄,道心多在中。

本不用小技,与人争长雄。渠伊有好胜,屑屑声名封。

或于柴棘篇,讥骂快临街。见之但大笑,彼其买卖佣。

曾见出纳时,十指颤如疯。疼杀一蝇血,不值四字铜。

吾诗如吾财,信手随西东。兴尽甑之堕,流水拳之空。

今日一篇雨,明日一篇风。拔置不复理,缄縢不济穷。

刺讥徒劳心,何有于之虫?老子味此言,信尔好心胸。

偶得一半句,尔耳独园通。尔为吾惠施,吾以为庄蒙

一朝失所质,丘盖归深松。绝命饮乳篇,读之不能终。

老泪落篇上,非血而焦红。

 

傅山《哭子诗》 山西博物院藏

傅山《哭子诗》 山西博物院藏

 

哭忠

 

元年戊辰降,十七丁甲申。苦楚四十年,矢死崇贞人。

间关相老夫,书史挟黄尘。侮辱兼恫胁,杂沓无疏亲。

死忍当排解,寝食安胆薪。患难饱荼蓼,艰贞抱精神。

筋力外不惜,冰炭中含嗔。农圃食惟旧,花柳眼不新。

冰天漫吟咏,热泪浇笑嚬。呜呼尺蠖屈,何处求其信。

人间何容易,培此草莽臣!

 

珍稀奇打造企业家收藏交流学习的综合信息平台——企业家收藏网

0

注:本文部分内容图片来源于网络,仅代表原作者观点,如有版权问题,请及时告知删除!

 
关键词: 傅山书法
 
[ 新闻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