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 正文

常玉,被徐悲鸿误会的情敌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6-12-15  浏览次数:20
常玉,这并非一个陌生的画家名字。他与很多人物有交集,徐悲鸿、林凤眠、潘玉良、庞薰琹、张道藩、刘海粟、徐志摩、邵洵美、谢寿康、刘纪文、法国野兽派创始人之一马蒂斯、立体主义创始人之一勃拉克、现代艺术创始人毕加索、瑞士雕塑大师贾科梅蒂、日本大画家藤田嗣治……但他被掩抹在历史的深处。


其实,常玉是与徐悲鸿比肩的。说到这,插个小八卦,曾有传言,早年留法时,常玉曾倾慕徐悲鸿的妻子蒋碧薇,徐悲鸿对此很不爽,所以这两人是一直暗暗较劲的,死后这两人在拍卖场上也是继续交锋。 咳!佛说,五百年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照此看,这两人前世是深情凝视好久了。

 

常玉
常玉

 

他,身前孤寂,身后迟名

 

初触“常玉”二字,以为他是一位优雅的女子,结果他是一位标准的爷们,他1900年生于四川富商家庭,19岁与徐悲鸿、林凤眠等以勤工俭学的方式留学法国。直到1966年辞世(66岁),他大致生活在巴黎。


常玉和其他人不一样,他有做丝绸生意的长兄常俊民,经营着四川最大的丝厂,为他在巴黎的小资生活提供一切经济支持,这让他备受同行的羡慕,年轻的常玉,意气风发,他追求自由,喜爱时尚,常在咖啡馆一边看《红楼梦》或拉着小提琴一边画画。据常玉好友王季冈回忆:“其人美丰仪,且衣着考究,拉小提琴、打网球,更擅撞球。除此之外,烟酒无缘,不跳舞,也不赌。一生爱好是天然,翩翩佳公子也。”而常玉也经常请大家在法国吃正宗的中国菜,他总是出手阔绰,钱花光了,往往向好友相借,等家中汇款一到,再作偿还。


常玉与哥哥(1920)
常玉与哥哥(1920)

 

与常玉的宽裕相比,徐悲鸿则显得囊中羞涩,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屌丝”。家境、性格上的迥异,也使徐悲鸿、林风眠与常玉三人无论在人生道路还是艺术风格上,各有选择。兢兢业业、艰苦奋斗的徐悲鸿选择了学习西方的古典主义、写实主义艺术风格,并把自己的爱国情怀融入到作品中,更在其归国后极力主张这一套教学;而常玉的放荡不羁,使他的绘画更加自由随性,他不太关心国家大事,他喜欢在绘画中表达自己的喜怒哀乐。

 

 

后来,徐悲鸿实现了他的“屌丝逆袭”。(关于徐悲鸿的故事在这就不展开说了)而常玉后来家道中落,在上世纪30 年代曾回国分得一笔财产后返回法国,在挥霍一空后,他才开始尝试养活自己,生活潦倒落魄,孤寂无名,最终客死异乡。

 

但凡流芳千古的流弊人士,生前都要这么孤寂么?很多时候,艺术创作和幸福生活是相悖的,常玉俗世生活是很令人难过的,不过他的艺术创作,直抵心灵。他偏爱裸女、人物、花卉静物及动物等题材,终其一生描绘对象不出上述主题,但不论是哪个主题,你总能看出点孤独感,颇有“不可向人语,独自暗神伤“的自怜情态。话说他画下的裸女,还跟一般人不一样,几乎你看不到纤细裸女,大都是丰满肥硕的,总体以白色和粉色为主调。这些女人呢,体态含羞带怨,好像若有所思却欲言又止,眉宇间还夹杂着冷眼相观、不屑一顾的神情。与其说他画的是女人,毋宁说就是他自己嘛。


常玉极具个人风格的“宇宙大腿”美女

 

常玉极具个人风格的“宇宙大腿”美女
常玉极具个人风格的“宇宙大腿”美女

 

常玉相当符合艺术大师的特质,生前穷困潦倒而死后荣光,可谓是中国的莫迪里阿尼式。他去世那阵子,作品在巴黎成捆拍卖,不过数百法郎,80年代以后,单张售价都涨到数万法郎了。现在,更是不要说,他的《五裸女》2011年以1.07亿人民币刷新华人油画最高纪录。

 

常玉与徐悲鸿之妻蒋碧薇的“步步惊情”

 

常玉(左上)、徐悲鸿(左下)、蒋碧薇(右)
常玉(左上)、徐悲鸿(左下)、蒋碧薇(右)

 

虽然徐悲鸿生前已经誉满天下,而常玉生前则寂寂无名孤老终生。但鲜为人知的是,在海内外却流传着,“当年在法国留学时,他们不仅是同学,还是情敌。“


不过从徐悲鸿的夫人蒋碧薇晚年的回忆录《我与悲鸿》中,我们可以发现她本人澄清了这一段关系。事情缘由是这样的:


1933 年5 月,徐悲鸿偕蒋碧薇赴欧洲举办中国画巡展。经过多年的奋斗,徐悲鸿已是名满中国的大画家。而当时的常玉,在巴黎有较大的画室,老友相见,想来他是尽了地主之谊的。当时徐悲鸿的中国画展举办得极为成功,又连续收到欧洲各国包括苏联的盛情邀请。夫妇二人都觉得应该宴请当地名流及他国朋友。他们与常玉一起商定在常玉的画室举行,三人约好第二天上午9 时蒋碧薇到常处操办,徐悲鸿则在中午12 时到常玉画室共进午餐,而那顿高规格的宴请将在晚上举行。


第二天蒋如约到常玉处时,常已经开始了晚宴的前期工作,在二人忙乎一阵子后,大约是10 时许,又发现还有诸多原料尚未备齐,于是二人又去采买。近12 时二人回家,却不见徐悲鸿来吃饭。中午丈夫没来吃饭,蒋碧薇并没有觉得太意外,以为他有事耽搁了。


但到了下午和晚上,仍旧不见徐悲鸿,蒋只能硬着头皮宴请了客人,蒋碧薇也曾在下午回家敲门未果,钥匙又只在丈夫手里,她担心地在晚宴客人黄女士家中度过一宿,次日一大早又回去叫门,仍然没人来开。无奈之中她上街请来锁匠帮忙,折腾一番之后,突然那头发蓬乱、两眼红肿的徐悲鸿将门打开了。


蒋碧薇厉声追问丈夫为何做出如此反常之举,徐悲鸿先是以痛苦不堪状沉默不语,问得急了,才迸出“你们昨天为什么不开门?”这句话来。原来,当天徐悲鸿外出会友,原本说好12 时来常玉处用午饭,哪知他提前回来了。当时是11 时许,在常玉的画室外他敲了半天门,却始终无人应答。在徐悲鸿想来,这定是二人正关起门浪漫开了。于是,他回到自己的住处,关了门痛苦沉思。知晓内情以后,夫妻二人一顿好吵。她的这段回忆最后写道:“常玉先生怕是至今还蒙在鼓里吧!”

 

在巴黎侨界,当年盛传的说法是常玉非常倾慕徐悲鸿的妻子蒋碧薇,他们之间的偶尔交往,也会使徐悲鸿经常因为生活小事起疑、不悦,以致心存芥蒂。据说当时有熟悉两人的人曾半开玩笑地说,徐先生是“小心眼儿”,而常玉则是他的“情敌”。这似乎也为后来徐悲鸿和蒋碧薇的分手埋下了一颗危险的炸弹。(这又是另一个故事:徐悲鸿与蒋碧薇最终还是分手了,原因是蒋碧薇和徐悲鸿的好友张道藩好上了……)

 

常玉作品依旧火热,最高成交价TOP 5

 

虽然生前未负有盛名,但近年,常玉的油画作品持续以高价成交早已不再是新闻。2016年11月26日,佳士得香港秋季拍卖「先锋荟萃」以及「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上,最高价拍品就是来自常玉创作于1950年代的《瓶菊》,作品估价为2,000万至3,000万港元,经过现场激烈的竞投后,含佣金成交价高达1.0358亿港元


今天,我们来一同盘点下常玉高价作品TOP 5。

 

【TOP 1《五裸女》成交价:1.28亿港元】

 

【TOP 1《五裸女》成交价:1.28亿港元】

《五裸女》创作于1950年,是常玉最大尺幅的裸女主题油画,曾于1966年常玉去世后在巴黎德福奥拍卖。1988年台北市立美术馆举办了“中国-巴黎:早期旅法中国画家回顾展”,《五裸女》首次向公众展出。2011年5月30日,在台湾罗芙奥公司于香港举行的“现代与当代艺术”专场拍卖中,这幅作品以1.2832亿港元(约合1.07亿元人民币)的价格刷新了华人油画最高成交纪录。

 

【TOP 2 《瓶菊》 成交价:1.0358亿港元】

 

【TOP 2 《瓶菊》 成交价:1.0358亿港元】

常玉《瓶菊》油彩纤维板91.6 x 125 cm.1950年代作

 

【TOP 3《蓝色辰星(菊花与玻璃瓶)》成交价:8188万港元】

 

【TOP 3《蓝色辰星(菊花与玻璃瓶)》成交价:8188万港元】

《蓝色辰星(菊花与玻璃瓶)》是2015年5月30日香港佳士得“亚洲二十世纪艺术及当代艺术”夜场拍卖的全场最高成交价作品。这幅作品以估价待询的形式上拍,以4000万港元起拍,经过多番竞拍,最终以8188万港元的价格成交。

 

【TOP 4 《聚瑞盈馨》成交价:8076万港元】


【TOP 4 《聚瑞盈馨》成交价:8076万港元】

《聚瑞盈馨》是常玉于1958年参选法国“Jansonne三年展”的作品,在2014年4月5日的苏富比春拍“现当代亚洲艺术夜场”中首次亮相,以估价待询的形式上拍,最终成交价为8076万港元

 

【TOP 5 《八尾金鱼》 成交价:6732万港元】

 

【TOP 5 《八尾金鱼》 成交价:6732万港元】

《八尾金鱼》最早为常玉在巴黎的摄影师好友罗勃·法兰克(Robert Frank)收藏,也曾现于苏富比在1997年10月19日举办的“罗勃·法兰克之常玉”专场拍卖上。2013年10月5日,这幅作品在“香港苏富比四十周年晚间拍卖”上以6732万港元成交,为全场第六高价。



奔跑的小象

1966年夏天,常玉绘制最后一幅油画《奔跑的小象》,和好友达昂通了电话:

常玉:孤独……我开始画一张画。

达昂:是什么样的画?

常玉:您将会看到!

达昂:那要等到几时?

常玉:再过几天之后……我先画,然后再简化它……再简化它……那是只小象,在一望无垠的沙漠中奔驰,那就是我。

 

常玉一生鲜少回到故乡,他的作品,除绘出的“玉”字图章,最显眼的就是罗马字母“SANYU”。这个“SAN”,就是家乡话中“常”字的读音。

珍稀奇打造企业家收藏交流学习的综合信息平台——企业家收藏网

0

注:本文部分内容图片来源于网络,仅代表原作者观点,如有版权问题,请及时告知删除!

 
关键词: 常玉
 
[ 新闻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