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 正文

王中军掏3.77亿买梵高画作的内幕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11-10  浏览次数:45
 梵高作品 企业家收藏

梵高《雏菊与罂粟花》以6175.5万美元(人民币3.77亿元)被拍卖后在中国引发了轰动,因为它的买家是中国人,而且是大名鼎鼎的华谊董事长王中军。王中军对这幅画十分喜爱,他在采访时说,“就个人而言,拍下它还是源于我自己的喜爱。我本身也在画画,这幅花卉静物作品让我觉得非常完整。它不同于习作,这是梵·高真正的杰作之一,我能够感受他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去完成,其中的绘画技巧固然非常高超,但我更多地读出了梵·高的真情实感,这非常打动我。”

《雏菊与罂粟花》是梵高1890年6月完成的大作,当时梵·高在经历了几度大崩溃后情绪非常不稳定,一个多月后,他便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中国有三个最出名的收藏艺术的商人,一是去年和今年分别买过苏东坡《功甫帖》和明代鸡缸杯的刘益谦,二是去年年底以亿元价格拍卖过毕加索的万达董事长王健林,三是这次新闻的主角王中军。

王中军享受着当大老板和艺术家的双重快活,他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顶级的收藏家还是一个新科艺术家。

王中军,虔诚地站在北京东长安街与CBD中心区域交会处的某座高档金融写字楼的30层,眼睛盯着对面的画布,左手端着盛着颜料的廉价塑料盆,右手拿着宽度约5cm的笔刷。下午2点,这是完成收藏家们订单的最佳时间,他还需要交付三张作品。因为年底接踵而至的电影事宜,王中军距离答应交画的时间已然迫近。

40万一张的价格并不便宜,面对着绝无折扣的规定,收藏者依然趋之若鹜,马云、史玉柱、宋丹丹、汪峰……王中军坦言,“一些画家画了一辈子也没有我卖的多。”

商业之外,王中军与中国导演冯小刚共享一间画室。画室于2012年装修完成,室内陈设简约而精致。墙面几乎全部用来悬挂两位艺术狂热者从2012年至今所创作的油画作品。后者在成为导演之前担任过美工,出于长期对绘画的热爱,电影《夜宴》被他称为“满足视觉梦想”之作。与冯小刚类似,王中军在从商之前报考过美术学院的夜校班进行专业绘画学习。如今,中国艺术界鼎鼎大名的杨飞云、钱绍武等艺术家那时候作为授课老师,教授王中军素描、色彩等基础课程。

王中军早已是收藏老手,也是马云等商业大咖的艺术收藏启蒙者。

在当代艺术领域,王中军堪称大哥级藏家。不仅如此,他对艺术的执着与热情潜移默化地影响着身边的朋友。马云说:“第一次去中军家,被他收藏的画所吸引。我以前从来不知道油画有那么贵,更不知道画里面有那么多的讲究。看着中军衔着大雪茄侃侃而谈的样子,我觉得特别的羡慕,于是像很多朋友们那样,我被中军渊博的分析带进了油画门槛。”

很多长江商学院的同学、企业家、娱乐界人士像马云一样,受王中军影响或拿起了画笔或搞起了收藏。柳传志曾认真地对他说:“咱们这帮哥们儿认识那么久了,我特别希望你能组织一次讲座,给我们系统地讲一下绘画。”王中军兴奋于像老柳这样的大企业家都开始对艺术产生了兴趣,随即为他们举办了一次讲座,梳理中国近代油画的百年历史以及各大流派的形成与发展。

以下是王中军就此次拍卖所作的回应。

Q:你为何选择了拍下这件作品?

王中军:今年10月我去香港看苏富比的预展,其中印象派专场有莫奈、高更和梵·高的作品,当时我都很有兴趣。但我自己平时画画上受到梵·高的影响较深,去美术馆最爱看的也是梵·高的作品,之前我并没有把握一定能够拍得这件作品。这幅画其实不是我一个人的,是我与朋友一同购买的,我们都喜爱艺术,当然现在也圆了对于梵·高的一个长久的梦。

Q:从10月第一次看到《雏菊与罂粟花》到现在竞拍成功,心理上有变化吗?

王中军:没有,这件事我一直放在心里,比较谨慎,也没有怎么和朋友进行交流。之前我也没有志在必得的心态,只是因为自己非常喜欢这件作品,所以期待这一天的到来。拍卖当天我只睡了三四个小时,就起来接拍卖电话,当时内心还是非常兴奋与紧张的。

Q:你身在香港,通过电话委托竞拍,这个过程是怎样的?

王中军:当时通过电话还是可以感受到拍卖现场的买家都很谨慎,可能也是因为我从事收藏也很长时间,我在4000万美元之前并没有举价,一直到最后,代理人告诉我场内还有一个买家,还有一部电话在等待,这时5500万突然落锤在我手上。虽然最后我拍得了这幅作品,但是我能感受到另一位买家也与我一样喜爱这幅画。

Q:这个价格是否超过之前的心理的预期?拍卖之前的最高心理价位是多少?

王中军:其实这个价格在我的预期之内,如果价格再高一些我也会接受。当然现在的价格是我期望中最适合的价格,所以感到很开心。

Q:这件作品在你个人的收藏历程中是否具重要的意义?

王中军: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因为我对于收藏一直比较随性。早期收藏完全不是投资行为,精神层面的感受对于我来说更重要。与我一同购买梵·高作品的朋友,还有一些同样喜欢艺术的朋友,平时也会在我家中聚会谈论、欣赏艺术品。这次拍得梵·高的作品受到大家关注,其实还是因为本身艺术家和作品的伟大,我相信不论谁拍到这件作品,热爱艺术与收藏的人都会为他开心。

Q:在之前采访中知道你也一直在调整自己的收藏体系,这次收藏梵·高的作品是调整的一部分吗?

王中军:我之所以提到调整,因为我觉得个人收藏是会随着审美变化而变化的。如我早起收藏陈逸飞、罗中立等大师的作品,与我从小受到的绘画教育有关,唯美的灰调作品在当时被我认为是艺术创作中至高无上的表达方式。后来随着中国当代艺术的兴起,我也开始能够接受和欣赏一些如方力钧的当代艺术作品,自己的审美也随着社会环境和审美潮流的变化发生改变。当我之后自己重新开始画画,我开始关注印象派,也会趴在一幅作品面前看技法,看笔触。这些变化都是由于整个大环境发生了改变。

Q:这件作品您会放置在哪里?是否会拿到国内展出?

王中军:暂时会放在香港吧,不过也会申请拿到国内展出,因为很希望能够与大家一起分享这幅作品。艺术作品确实不是装在保险柜里面,我的目标也是希望能够把购得的艺术作品挂在墙上。

总的来说,王中军的此次拍卖应该是中国藏家首次高调收藏梵高。梵高或许代表了收藏的巅峰,但值得玩味的地方是,当日本藏家高价购买了梵高后,随之而来的便是整个国家经济泡沫的破灭。

王中军此次的拍卖价格是很高的,但20年过去了,梵高的拍卖纪录,仍然是日本经济泡沫破灭以前,由日本藏家创造的——1990年5月15日梵高创作的油画《加谢医生的肖像》在美国纽约以8250万美元的价格拍卖给日本一位收藏家。这次,中国呢?

 

珍稀奇打造企业家收藏交流学习的综合信息平台——企业家收藏网

0

注:本文部分内容图片来源于网络,仅代表原作者观点,如有版权问题,请及时告知删除!

 
 
[ 新闻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