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鉴藏知识 » 正文

收藏琥珀与柯巴脂的区别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5-09  来源:北京青年报  浏览次数:611
原标题:一珀三折此珀确非波珀

近几年,琥珀好像是突然大热,很受玩家的追捧,珠子、手串、项链、戒指,各种形式的。琥珀的别称很多,粗略地检索一下,就会发现“瑿”、“瑿魄”、“江珠”、“遗玉”、“育沛”、“顿牟”、“兽魄”、“虎魄”等等,琳琅满目。

琥珀气质也很浪漫。古希腊的传说中,琥珀是女神赫丽提斯的眼泪。而中国古人曾相信,垂垂老去的虎,在生命即将结束的刹那,会将百兽之王的尊严,融入精魄遁入地下,化为珀,换来更成一种物化的灿烂永生。所以汉字中,“琥珀”与“虎魄”本是一个意思。

那时官园市场的杂货摊上,一只琥珀手串,大概不过十几或者几十块钱。甚至于卖翡翠、琉璃挂珠的商家,常常不计工本,直接拿琥珀当隔片。孰料恰是这个固化认知,导致多年以后朋友送我一个金珀手串后,不单单没有反应,而且不管不顾地挂在家里的窗帘绳上,做了拉手。万幸随即有识货的朋友及时发现,总算避免我这个大怯,没一露到底。

细品这只金珀手串,果然品质上乘。串珠色彩呈金黄色,色彩均匀到一望可知是一块整料上取材。晶莹剔透的珠子内布满荷叶状开片,放置在阳光下,开片熠熠生辉。拿起细闻,珠子还会泛出淡淡的松香味道。虽然这时已属后知后觉,但这份体验,令我彻底为琥珀展现的瑰丽斑斓迷醉了。带着矫枉必须过正的热度,我闯进了琥珀的收藏世界。

据当时我所见,琥珀市场确实鱼龙混杂。尤其一些游商的临时摊位上,有拿塑料当琥珀卖的,这种赝品当然不在话下,因为琥珀质地与塑料大相径庭,用手一掂,基本可以戳穿。但是用树脂、有机玻璃造的假,识别起来确实有点费劲。更不要说拿松香冒充琥珀的高级一些的仿冒品了。

俗话讲“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奔入市场前,我收集了不下十数条琥珀真伪的鉴定方法。自信它们足可以叫我这生瓜蛋,畅行无阻地去血拼一把。如今回想起来,这些方法大抵靠谱,却多半失于繁琐。比如盐水配比鉴定法、火烫法、指甲油涂抹法、光谱测试法,操作受限是一方面,即便是拿回家测出来,总还有卖主不认账这个后顾之忧,更不要说里边一些方法还会对琥珀本身造成物理伤害。甄别来、甄别去,用验钞笔鉴定法,我认为最可取。因为树脂也好、松香也罢,在紫光灯下,色彩如一。琥珀则会反射出明暗不一的荧光。

个人经验,只有零距离贴近琥珀,才能真正体会到琥珀为什么亘古以来就受到人们的青睐。血珀的娇艳欲滴、蓝珀的悠然奇媚、金绞蜜的圆融蕴藉、绿珀的端庄静谧、蜜蜡的古雅大方、花珀的幻彩张扬……必须承认某一瞬间,琥珀对于我的冲击,不啻刘姥姥进了大观园,活脱一副醺醺然忘乎所以的境界。落实到具体行为,上述琥珀品种我一样不落地购入,而且数量可观。

但是,凡事就怕这个“但是”,妙不可言的一切都发生在琥珀暴涨的前夜。当我陶醉在“量变必然带来质变”的沾沾自喜中时,连续几个惊雷让我汗流浃背。事情是这样的。

那日看到一则新闻说:现已探明波罗的海琥珀藏量可达百万吨以上。而且墨西哥、南美洲也有数量可观琥珀矿床被发现。什么!琥珀竟然这么不稀罕?

攥着琥珀,我开始查阅打探关于琥珀的一切相关知识。渐渐“坠落感”愈来愈强烈,因为一知半解委实恐怖!资料表明,我的琥珀,有一半根本就是柯巴脂,何谓柯巴脂?简言之就是树脂蜕变成琥珀之前的状态。琥珀形成需要3000万年以上,而柯巴脂300万年即可。二者不但最易混淆,收藏价值也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另外剩下一半的琥珀当中,基本全是经过优化处理过的货色,所谓优化处理,即将品相低下的琥珀,通过高温、高压、着色、爆花等工艺,对琥珀进行由内而外美化。琥珀收藏有句至理名言:每款琥珀都是独一无二的。这句话早已标明了是琥珀价值体系。然而看着手中气质相同、晶莹剔透、毫无杂质的雷同物件,我哀叹,此琥珀确非彼琥珀啊。尽管看上去依旧很美。

可不慎乎?那么“高大上”的琥珀是什么样的呢?举个例子,瑿珀,古籍中赞其为:众珀之长、琥珀之圣。所谓佛门七宝中的琥珀,只有瑿珀才够格。再有:“虫珀”,即琥珀中裹挟着几千万年前的昆虫,也是万中无一的上佳之选。这样的例子可以举出很多,只是明白了以后,再回首,市场上收藏级琥珀的价格已经足够让人望洋兴叹了。

“一珀三折”,说实话“琥珀”让我别扭了很久。去年我把最早得来的那串金珀转赠友人,友人兴奋异常,请我大撮一顿。席上我滔滔不绝地讲述了一串过往。友人听完一乐,举杯肉麻了一句:“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朋友,它让你醉了一场,还不够吗?”

呀!对啊!小时候就背过的东西,怎么忘得这么彻底呢?

琥珀同时还充满着神秘感。不论佩戴或者把玩,只要不离身,时不时地就会发现它在变。虽说有人理性地论证:琥珀属于有机物,所谓变幻均在化学反应范畴之内。但也有人宁愿相信琥珀之变,负载了一份它与人之间扯不清、道不明的超自然缘分。

具体到我本人,那种“人珀之缘”却是另一番况味。孩提时,我能够背诵的第一波诗歌,其中有一首李白的《客中行》,诗曰:

兰陵美酒郁金香,

玉碗盛来琥珀光。

但使主人能醉客,

不知何处是他乡。

小孩背诗,犹如囫囵吞枣,难有存获。但这首诗却不然,它不仅使我生平第一次与琥珀有了“眼缘”,而且更达成了现在琥珀之于我的一份踏实。虽说我同琥珀的这份缘,横看竖看都有点一波三折。

印象里1996年前后,收藏悄然地热了。赶时髦,外加骨子里占有欲使然,我杂七杂八收了些玩意儿,唯独没有太关注过琥珀。一个最直接也是最说不出口的原因,琥珀太便宜了,

珍稀奇打造企业家收藏交流学习的综合信息平台——企业家收藏网

0

注:本文部分内容图片来源于网络,仅代表原作者观点,如有版权问题,请及时告知删除!

 
 
[ 新闻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