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社会百态 » 正文

毛主席点名让郭沫若给书法家排名次,他这样说……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2-13  浏览次数:932
 
书法界人才辈出,流派纷呈。然而,在浩如烟海的书法中,能独领风骚,执牛耳的又有几人?若要排个书法座次,分个高低轩轾,就是争得头破血流,也未见得能达成一致共识。但,确实有人为老一辈书法家排过座次。原电子部副部长李元如同志曾讲过一个郭沫若为当代书法家排座次的故事。
 
 
那是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中央一次高级干部会议休息时,休息厅里坐满了人。毛主席、董必武、谢觉哉、郭沫若及赵朴初等人也在座。这时,毛主席突然发话:“在座的各位都是书法家,你们说说,能否排个名次,谁的书法最好?”在座的各位领导与著名人士,推来让去,谁也不肯首先出来排名次。毛主席说:“还是请郭老谈谈吧。”见毛主席点了名,郭老也不推辞,缓缓地排起了名次:“第一名应是林散之。他的狂草当代可数第一,堪称‘当代草圣’;第二名应是费新我。他不仅书法好,而且自从右手有残疾,改左手写字,练就一身真功夫,实是难能可贵。”
 
林散之书法
 
费新我书法
 
说到这里,毛主席插话:“费新我身残志坚,以左手练书法,能达到炉火纯青地步,更值得我们好好学习。”郭老接着说:“那第三名嘛,我看应是赵朴初,他的字非常秀气。”赵朴初连忙说:“我的书法不应排得这么高。我看郭老的书法应排上。”
 
赵朴初书法
 
郭老当着毛主席的面,为中国当代书法家排座次,李元如同志虽是听来的,但他确实作过一番调查。李元如说:“这个故事是我和刘寅副部长访日时听来的。回国后,我找到国务院参事室,听孙显佛说确有此事。后来,我和林散之、费新我、赵朴初、孙显佛都有交往,他们留下的书法作品,我至今还珍藏着。”
 
郭老为当代书家排座次,排得是否准确,还当盖棺定论。但据我所知,郭老对费新我的书法非常欣赏、钦佩和推崇。1972年,《人民中国》在苏州办笔会,费新我应邀写了毛主席诗词《十六字令三首》:“山,快马加鞭未下鞍,惊回首,离天三尺三。山,倒海翻江卷巨澜,奔腾急,万马战犹酣。山,刺破青天锷未残,天欲堕,赖以拄其间。”费新我怀着对毛主席诗词的深厚感情,挥毫疾书,书法纵横捭阖,大气磅礴,雄健、刚劲、凝重、飘逸。费老书法在该刊刊登后,大获好评。郭老称赞其“字里行间有山石突兀之感,群山起伏奔腾之势,写出了毛主席的诗意。”所以,当毛主席叫郭老排座次,郭沫若把费新我推举第二,也就毫不奇怪了。
 
郭沫若书法
 
对郭老如此排座次,或许有人心存异疑,认为费老书法还不如其他老一辈书法家好。但我认为,费老以标新立异、开拓创新的精神独创“左笔书法”,形成新颖独特的左书艺术风格,是其他书法家所不能企及的。就凭费老书艺的卓绝成就和在国内外深远影响,尊居书法亚军,也不为过。费新我有个“书法外交家”的美称。1978年秋,邓小平访问日本,《人民日报》特约刊登了“新我左笔”行书,“相邻一带水,友谊万年春。”1980年10月,美国总统竞选正处在白热化时,卡特来纽约唐人街对华裔发表演讲,他向人们展示了一幅由华侨赠给他的“新我左笔”书法立轴,引来了华裔一片唤呼声。1982年,他是当代著名书法家中第一个应邀赴日本东京、大阪举行个人书展,在日本书界引起了轰动。1984年,他应邀赴美国交流技艺,当场挥毫作书,人们赞扬他书法“费老弗老,新我常新”。中国书法家能像费老这样,在国外产生如此深广影响,并不多见。所以,郭老推崇费新我尊居书法老二,是有一定的道理。

珍稀奇打造企业家收藏交流学习的综合信息平台——企业家收藏网

0

注:本文部分内容图片来源于网络,仅代表原作者观点,如有版权问题,请及时告知删除!

 
 
[ 新闻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资讯
点击排行